54所副总工程师孙晨华:让卫星通信走向“中国创造”


来源:河北日报

提出并确定我国第一套MF-TDMA及MF-TDMA/FDMA融合卫星通信体制,完成的自主可控系统设备,填补国内空白;主持我国新一代宽带卫星通信应用运控系统研制,近5年创造效益70亿元;主持研制并创建我国首个卫星移动通信运控体系,为系统面向30万用户提供运营级服务奠定基础…… 中国电科集团首席专家、54所副总工程师、系统总体论证委和卫星通信专业部副主任孙晨华取得的“成绩单”,是由一个个“第一套”“填补空白&rd

提出并确定我国第一套MF-TDMA及MF-TDMA/FDMA融合卫星通信体制,完成的自主可控系统设备,填补国内空白;主持我国新一代宽带卫星通信应用运控系统研制,近5年创造效益70亿元;主持研制并创建我国首个卫星移动通信运控体系,为系统面向30万用户提供运营级服务奠定基础……

中国电科集团首席专家、54所副总工程师、系统总体论证委和卫星通信专业部副主任孙晨华取得的“成绩单”,是由一个个“第一套”“填补空白”“新一代”“首个”组成的。

5月30日,54岁的孙晨华站上“2017年度河北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”领奖台。但对她而言,这张大红证书并不仅仅是对过去30多年科研生涯的总结盘点。“这是我的新起点。”孙晨华说,“创新没有止境,套用句诗表表决心,‘一息尚存须努力,留作青年好范畴’。”

“努力和不努力,结果骗不了人”

人们常用“通天盖地”来形容卫星通信的神通广大。在这个技术制高点上,欧美国家比我国起步早了几十年。怎样才能缩小“起跑线”上的差距?在技术攻关的路上发力奔跑,孙晨华不敢有一丝停歇。

同事们说,“一年365天,孙主任有260多天在出差,一天往返北京两趟都不算新鲜事,经常是火车票攒了一大袋,却挤不出时间报销。”

儿子小时候也常说,“妈妈,就算你不出差,我们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我睡着了,你还没回来;不等我醒,你又已经走了。”

就连她自己都说,“要是哪天能半夜12点前回家,我都有点不适应。”

卫星通信预研项目事关单位的长远发展,只有做好预先研究,才能站在发展前沿,巩固现有的专业领域,开拓新的专业方向。

孙晨华投入了大量精力攻预研。为拿下项目,她亲自撰写“预研申请书”,汇报要做PPT,她几乎每页动手修改,埋头键盘前敲敲打打,抬眼再看窗外,常常已是深夜。

有一次,连续几周熬夜加班,她实在太累了,就跟一起“推报告”的项目组成员说:“咱们争取今晚8点结束。”可当写满技术方案、数据分析的PPT一页页出现在电脑屏幕上时,她又忍不住较真儿,甚至就连标点、措辞,也要停下来仔细斟酌。

“不觉得浪费时间吗?”记者问。

“一份报告,我大概清楚写到什么程度才能拿下项目。”孙晨华答,“不做到能力范围内最好,我首先就过不了自己这一关。”

既想“慢工出细活儿”、又要不拖进度,她只能牺牲更多休息时间。一到周末,各个项目组就像“走马灯”似的从她的办公室里进进出出、汇报进展,比平时上班还热闹。

身为副主任,孙晨华主要负责整个专业部的技术发展、系统论证、预研项目申请和重大项目研制。明明是个“抓总”的活儿,她却干得比“一线”还辛苦。

2011年,某科研项目到了联试关键期。那一年,只要不出差,她就把自己关在联试房里,一关就是一整天,晚上12时前从未离开。

该项目定型时正值岁末,不巧的是,另两个重大项目也要赶在年底前完成方案评审。为了同时兼顾两边三个团队的工作,她成了“夜猫子”,常常半夜了还在几个项目间穿梭,只有在车上才能抽空眯会儿。

由于过度劳累、饮水跟不上,她患上了泌尿系统疾病。疼劲儿上来时,身上一层层冒冷汗,外边天寒地冻,她的衣服却总是潮乎乎地黏在身上。

可即便精力、体能都已到了极限,孙晨华还是忍不住给自己“揽活儿”。

前几年,卫通专业部为某星做模拟方法论证,因为经费少、难度大,又只是给大系统配套当“靶子”,许多人想不通,这么个“硬骨头”她揽下来图啥。

“今天的‘靶子’也许就是明天的大系统,现在的几百万没准将来就能换回几个亿。”她总说,做技术的不能眼光太短,得有“功成不必在我”的心胸,只要将来对发展、对国家有益,现在这些苦就不白吃。

同事们说,“有的人工作是为了养家糊口,孙主任是拿工作当‘命根儿’。”

孙晨华却说:“开拓一个方向需要几辈人的艰苦付出,但丢掉它,只要喘口气儿的工夫就够了,你说我应该怎么选?”

想当年,她在西安交大读书时成绩并不拔尖,如今却在专业领域闯出“半边天”——我国第一代战术移动卫星通信系统主要负责人之一、第一代导弹电子化指挥卫星通信系统主要负责人之一、第二代战略卫星通信系统背景预先研究项目的总设计师……用她的话说“努力和不努力,结果骗不了人。”

“创新没有捷径可走,那就自己蹚条路出来”

MF-TDMA(以下简称“TDMA”)是一种崭新的卫星通信系统,它组网灵活,能同时为多用户提供服务,卫星资源利用率高,市场前景非常广阔。然而,由于系统复杂、技术难度大,过去30多年,我国同类系统设备长期依赖进口。

拿下TDMA,孙晨华打了两场硬仗。

第一次是“遭遇战”。

2001年,54所接到一个新项目——研发一种新型通信车。由于所涉及的MF-TDMA卫星通信体制长期被国外垄断,客户指定集成系统必须从外国引进。

此前,孙晨华从没接触过TDMA。但在挑选主持该项目全面工作的常务副总师时,所里思虑再三,最终还是找到了她——这是个踏实细致、敢拼敢闯、能打硬仗的人。

“要不,还是请老同志来吧。”要掌握的新技术太多,而给的时间又太短,没经验、风险大,她的心里有点怵。

“不能总让老同志打江山吧,年轻人不上谁上。”一席话,说得她红了脸。

第一次给客户打电话,她态度客气又有礼貌。可没想到,对方撂下电话就去告状了:“完了,54所不重视这个项目,派了个小姑娘来。”

孙晨华听说了倒也不急不气,她知道,只有让成绩“说话”,才能换来客户的信任。于是,为了学懂弄通TDMA,她光查资料就花了两个月时间,把同领域的研究成果翻了个遍,终于将该系统的相关原理和数千个参数捋得清楚明白,高效完成了集成应用方案。

然而,在检查外国公司给出的集成方案时,她却敏锐发现,当中缺少了一个关键部件,没有它,设备就不能正常工作。

几番沟通,对方始终坚持认为自己的方案“没问题”。

[责任编辑:河北新闻资讯网]

标签:

联系我们| 广告服务| 法律声明| 供稿服务| 招聘信息| 网站地图